网易首页 > 网易山东 > 正文

济南潘庄田庄:因万达文旅城两村即将消失

2016-10-20 08:20:03 来源: 生活日报
0
分享到:
T + -
近期,相关拆迁补偿标准公布,该区域村民如果选择回迁。

8月26日,高达630亿元的万达文体旅游城项目落户济南交通大动脉经十路,选址位于港沟的潘庄、田庄村!近期,相关拆迁补偿标准公布,该区域村民如果选择回迁,每人至少可以分到47平方米的安置房;如果选择货币补偿,补偿标准为13620元/平方米。如果算上各种搬迁奖励,房屋最高补偿可达16500元/平方米左右。

近日,生活日报记者蹲点潘庄村和田庄村,发现面对生活即将出现的变化,村民既有对新生活的期待,还有对老宅和土地的不舍。各种情绪交织,构成了一幕五味杂陈的图景。

济南潘庄田庄:因万达文旅城两村即将消失

地处万达文旅城选址范围,潘庄、田庄即将进行改造,两个村子消失后,将以新的面貌再出现。 生活日报记者 吴永功 摄

这个准信等了十多年

虽然是农村,但是在潘庄和田庄,现在户口便成了最金贵的存在。

“五六年前出嫁有了孩子的,去年开始就有把户口迁回来的,还有的假离婚,把户口迁到了这里……”说起万达项目给村庄带来的变化,潘庄的老刘如此说。

10月14日上午,说起户口的事儿,田庄村民杨先生喜上眉梢。今年年初,他女儿结婚出嫁到济南市区,女婿在市区已经购置了房产。不过杨先生选择让女儿的户口继续留在村里不动。虽然,彼时尚未确定万达文体旅游城项目落子潘庄、田庄。不过,时至今日,杨先生却为彼时的选择偷着乐,“一口人就是47个平方!”

无论是房屋安置还是货币安置,在外人眼里,潘庄和田庄村民都是受益者,但是潘庄的刘先生却想得更多。

刘先生虽然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但是他依然跟父母住在一起,一日三餐也是一家人一起吃。“土豪,我们做朋友吧!”同事们得知他家要拆迁,言谈间都多了一些调侃的意味。

刘先生今年三十出头,是济钢的一名维修工人,最近几年钢铁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他的工资也由原来的每月三四千元缩减到每月两千多元,这种情况下他盼着拆迁,能早日住上楼房。

“2003年的时候,就有人说我们村要搬迁,这都十多年了,终于有了个准信。”维修工人出身的刘先生是中等身材,手掌上已经磨出了茧子,言语中显示着对未来新生活的憧憬。

10月14日中午,刘先生一家人在已经被加盖楼房遮住阳光的庭院中一起吃饭,潮湿、昏暗的环境与热腾腾的饭菜形成鲜明的对比。饭桌上,刘先生一家人谈论着拆迁的事情。

“周边房价涨得太疯狂了,如果只有拆迁补偿的话,买到与现在住房面积一样的房子是不可能的。”吃饭的时候,刘先生把菜夹到了常年患病的母亲的碗中,他希望生病的母亲早日住上条件舒适的楼房,从而让盼着上楼的母亲摆脱病痛的折磨。

与一年前相比,距离潘庄最近的几个楼盘,价格都已经涨了许多。经十路以北潘庄对面的二手房保利花园小区、永大颐和园小区,报价都已经超过一万三。再往西,一个开盘不久的景和山庄小区,报价在8月份里经历了火箭跳跃:从九千疯长到一万六。

与新闻中那些拿补偿款购买豪车、出去挥霍的人相比,刘先生显得比较低调,他所纠结的,是如何把这些钱变成“活水”。

“如果有剩余补偿款的话,我想开一家服装店,这样就不会靠死工资生活了。”经历过一些苦日子之后,刘先生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他说拆迁补偿款和回迁房都是一锤子买卖,在没有耕地的情况下他要找寻一些新的出路。

济南潘庄田庄:因万达文旅城两村即将消失

村里已有很多租房广告。 生活日报记者 程凌润 摄

搬家,搬家

10月16日午后,两个村庄里来了好几拨陌生人。这些陌生人,有收废品的三轮车驾驶人,也有开着搬家公司的车空车过来的搬家公司工作人员。他们的表情显示,这片区域商机无限。

拆迁在即,搬家自然也成了村民们热议的话题。“家里这么多东西,你说租房子往哪儿放啊?”“拿不了的,肯定得扔啊!”……习惯了世代村庄生活的村民们,对于搬迁这件事情颇有些头疼。

此时,泉城搬家公司工作人员刘先生,趁着下午没有活,驾车来到了潘庄。从驾驶室内,他取下了事先准备好的广告。他腿脚十分麻利,右手抓起一张带着便利贴式的A4大小广告纸,一巴掌就贴在了路边的电线杆上,然后,他用手指按压了一下广告纸的边角。在这个电线杆上,搬家公司的广告已经密密麻麻,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随风飘舞。

电线杆旁几米远的墙面上,一张成本更高、面积更大的红色喷印广告,看起来更加醒目。“哪里有拆迁,我们就到哪里转悠。”刘先生说,一般来说,搬家公司的消息都很灵通,拆迁区域一般都是大活儿,他们会提前贴广告,抢占先机。虽然,距离这片东部热点区域的大拆迁还有一段时日,但是搬家公司之间的激烈竞争,却已经在这里如火般开始。

女老板的新起点

“清仓”、“大处理”、“挥泪甩卖”……进入10月中旬的潘庄村东部商业街里,数百商户的买卖已经进入倒计时。这个有着十多年历史的商业街,人气颇旺,路两边的道路上,密密麻麻停满了汽车。路旁的服装店、熟食店和超市,很多已经张贴了促销告示。

“进价处理了,统统处理了!”10月16日午后,在潘庄商业街,鞋店老板韩女士坐在门口,神情焦急地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不时吆喝两嗓子招揽着顾客。“原价39块的现在25块!纯赔了!”见到有路人走进鞋店,她立马站了起来,介绍起店里的鞋子。

与以往十多年前的每一天一样,送走一个顾客之后,她便隔着门帘看着门外匆匆的路人。只不过,此时她的心情却与以往十多年大不一样。再过几天,她就要从这个店铺彻底离开。届时,这个陪伴了她十几年的店铺,将变为一堆瓦砾。

“我当初干这家店的时候,孩子才刚出生,现在都上初中了。”十多年前,韩女士承租了这家40多平方米的店铺,当时年租金只有六千多元。这些年来水涨船高,今年的年租金已经涨到了两万四。“一年两万多块钱,在这一片算是便宜的。”说着,她从门帘内走了出来,左右张望了一下门外的风景。

自从9月18日电话里得知要拆迁后,她便开始考虑何去何从。电话里说不清,她索性关上店门找到丈夫,商谈下一步该怎么办。两口子一番盘算之后,决定继续干老本行。

只是,在选址考察新店面时,两口子意识到事情有些麻烦了。附近是新开发区域,虽然小区林立,但是入住率不高,人气其实并没有上来。尽管如此,可是房租却已经高出潘庄商业街不少。

此外,还有让她更心塞的,“位置好的店铺,早就已经租出去了。空着的店铺,位置不怎么样。”不过,现实逼迫着她,不得不尽快做出决定。在经历一周的纠结之后,她最终在距离潘庄商业街2公里外的唐冶西路附近,选择了一家100多平方米的店铺,年租金是十多万元。“接下来,就要开始装修了。算是新起点吧。”

这个新起点不止属于韩女士,而是属于很多人。

小刘要买学区房

10月13日,距离泉城广场大约20公里远的历城港沟田庄村内,气氛像往日一样宁静,但是又多了一些聒噪。

“期待了好多年了,这一天终于来了!”小刘是田庄村民,在高新区上班,孩子已经上幼儿园。得知村子要被改造,不到30岁的小刘说,村子的生活环境会因此发生变化,如果选择货币安置,也可以缓解自己的经济压力。

根据拆迁补偿标准,被征地拆迁村民可选择房屋安置补偿或货币安置补偿两种。其中,选择房屋安置补偿的,按照每人安置面积47平方米(建筑面积)的标准进行补偿,并按原住房面积每人40平方米进行抵扣。原住房面积不足每人40平方米的,按照每人47平方米安置;超出每人40平方米的,超出部分按照相关规定的补偿标准给予补偿;村民选择货币安置补偿的,按照每人安置面积47平方米的标准给予货币安置补偿,补偿价格按照同地段安置房市场评估价核算确定为13620元/平方米,并按原房屋面积每人40平方米进行抵扣。不足40平方米的,按照每人47平方米安置,超出每人40平方米的部分面积按照相关规定给予补偿。

按照拆迁补偿政策,小刘粗略算过,他家大约可以分到300万元的补偿款。按照小刘一家人的打算,拿到拆迁补偿款之后,争取年底前到历下区买套三居室的学区房。

与很多年轻人一样,出生于农村的小刘,对于城市生活的向往更为强烈。2009年从省城一所大学专科毕业之后,小刘进入高新区一家环保企业上班,月薪3000元左右。毕业后半年就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因为没买房,2011年孩子出生后只能把户口落在老家,并由爷爷奶奶照看。随着孩子慢慢长大,两口子对于孩子上学的问题越发关注起来。

孩子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两口子决定将孩子从村里接出来,在市区的幼儿园上学。可是,马上就要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孩子户口还在老家,依照目前的收入状况,他们要在历下区买房并不现实。这成了两口子的一块心病。

今年年初,村里传出消息,田庄和潘庄将要上马大项目,拆迁即将开始。这让两口子一下子觉得希望来了。大半年来,小刘一直留意着项目的消息。国庆节期间,村里张贴了拆迁补偿告知书,他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踏实了。

济南潘庄田庄:因万达文旅城两村即将消失

离开土地上楼,老人既期待又不舍。 生活日报记者 程凌润 摄

房东要去租房住

10月15日,在潘庄村一家标有租房牌子的庭院里,一位女租客随意穿着睡衣,正弯腰蹲在水盆边埋头洗衣服。如同很多城乡接合部的农村一样,田庄、潘庄的村民,也利用地理优势,干起了租房生意。

黄色的广告箱,绑定在路口的路灯杆上,广告箱上写着“租房”大字,下面留了房东的电话号码。漆黑的夜,这样的广告箱十分惹眼。只是,这样林立街头的广告箱,几个月后将成为田庄、潘庄村的历史。

在潘庄的一个街口,几位妇女正七嘴八舌谈论着相关话题。她们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外人想象中的兴奋。“住了新楼以后,还要交物业费、停车费、水电费。”其中一名妇女说,而现在村里不用这些钱。

眼下,外来的租客到潘庄租房一年只需要4000元,平均每个月也就三四百块钱。如今等到潘庄拆迁,潘庄村民的身份也由房东变成租房房客。就在前几天,有村民到附近小区寻找房子,跟房东约好房租是2000元一个月,第二天就被告知有人报价2200元。

10月14日午后1点多,济南的天格外蓝。潘庄村一座四层楼前,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在大门前倒车,开车的是这栋楼房的男主人。在轿车前方六米远处,张贴着一张粉红色大纸,上面的内容是万达文旅城项目告知书。七八名村民围着告知书前,像过去几天来一样,再次表达着各自的看法。

谈到即将到来的变迁,这栋楼的女主人眉头紧锁。这个四层楼总面积1000平方米,对外出租的床位多达60张,这样的租房规模,在潘庄堪称数一数二。按照每个床位每月租金200元算,这家人每月房租收入1.2万元,一年纯房租收入便是十几万元。而将来上楼以后,这块收入从此便断了。此外,在安置房建好回迁之前,她也要带着家人,从房东变为房客。

村子改造让房东觉得有点不舍,也让原本的租客不舍。

10月16日下午,潘庄村西部一家出租房院里,在济南高新区打工的小孙正在摆弄着手机。“挺便宜的,往后可能就租不到这样的房子了。”对于小孙来说,再过不了几天,她就要搬着铺盖卷另寻住处了。她是两年前从这儿租的房子,每月200元。作为一名外来租客,她在用水方面享受到了本地村民的特殊待遇:用水免费。今后,自己要去哪儿租房子,她还没有着落。“能多住一天算一天吧,到时候实在住不了再说。”

田庄村北部靠近经十路,在附近的一栋三层民房内,有一间屋子是租客李女士租的。李女士老家在聊城莘县,去年下半年,她在田庄村里租了一间房子经营超市,生意日渐有了起色。她不仅租了田庄村民的民房居住,还租了田庄村民的民房干生意。如今她的忧虑,远远要超出一般租住的房客。“一方面,我得重新找地方住,另外,我这个商店要不要继续干下去,现在还两说。”说完这句话,她摆弄了一下商店里货架上的食品。

老杨不舍大木门

与年轻人的想法有些差别,容易念旧的老人,对于即将到来的变迁,喜悦中夹杂着不舍。

田庄村民老杨眼不花耳不聋,身体健硕,从1945年起,他便生活在田庄,至今已经71年。在村北边靠近经十路的街头,老杨抬头看了看身后即将要发生变化的村庄,说起了他的故事。

老杨曾是一个包工头,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他家便盖了二层小洋楼,是田庄最早盖起二层楼的村民之一。“老爷爷、爷爷,爸爸还有我,都是在这个院里出生的。”谈到自己的老宅,老杨略微有些混浊的眼睛,顿时像放光一样明亮起来,说起话来也是滔滔不绝,浑然不觉得劳累。老杨居住的院子,这些年来已经翻盖了好多次。因为念旧,老杨对始终保留着老宅的大木门,每次翻盖都保留着这个有年份的祖传宝贝。

“毕竟上了年纪了,上楼不方便。”老杨低头指了指自己的腿脚,“而且,对生活了一辈子的村庄也有感情了。”在老杨口中,除了对楼房住不习惯之外,主要是因为他对老宅子有感情,故土难离。一想到住楼之后,再也不能在闲暇时间聚在村口聊天,老杨就觉得心塞。

在田庄村东侧,至今保留着数座石头房子、石头院墙和青石铺设的石板路。这些石头建筑已有六七十年的历史,石材是村民从凤凰山及附近山上背下来的。这些有年岁的老物件,成了村庄最具年代感的证明。

现在马上要“上楼”了,和孩子的喜悦和期盼不同,老杨感情很复杂。老杨听说,邻村改造之后,原本世代为邻的格局被打破,过去在一个胡同里居住的老邻居们,上楼之后经过重新分配,已经七零八落,散落各处。待到春节那天,村民打算拜拜年,得相互到处打听。

走在田庄和潘庄村,随处可见加盖起来的房屋。“别看盖了好几层,其实拆迁补偿没有几个钱。”在田庄村北部,房主说,按照16号文的规定,他的三层楼房顶多能额外补偿四五十万。

老王口中所说的16号文,指的是2015年10月1日起生效的《济南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调整征地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标准的通知》。

根据16号文的规定,钢混结构房屋补偿标准最高,为1050-1250元/㎡,钢混结构房屋主体承重为钢结构或砼结构,通常指框架结构的大跨度厂房或多层楼房;砖混结构的楼房补偿标准稍低,为850-1050元/㎡,此种结构砖墙承重,现浇或预制板保温防水屋面,水泥或其他硬化地面的楼房。

如果是砖混结构的平房,檐高不低于2.5米,补偿标准是600-800元/㎡;砖木结构的平房如果有规则的石角,砖墙或石墙承重,符合规格的木屋架,木(预制)檩条,瓦屋面,外墙扦缝(抹灰),檐高不低于2.5米,补偿标准是500-700元/㎡。

夏莹莹 本文来源:生活日报 责任编辑:夏莹莹
跟贴0
参与0
发贴

济南楼市新政出台半月:到访减少,退房增多

阅读下一篇

银座净利润连续下滑 电商业务未见明显进展

银座股份近日公布的业绩预告显示,由于公司商业营业收入受实体零售环境影响较同期大幅下滑,预计2016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减少80%左右。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网易山东首页